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2月9日晚,東莞出動6000多名警力,對該市桑拿、沐足、酒店及娛樂場所進行檢查,清查多處涉黃場所 新華社發
  據《新聞晨報》報道 在東莞10餘年,阿紅(化名)已是所謂的“媽咪”,也不是第一次經歷掃黃了。對於這一輪的掃黃,她的感覺是,這陣風還是會過去的。
  和阿紅有一樣想法的,在東莞還不是少數,雖然新一輪的掃黃風暴動了真格,以往的幾次掃黃從未像這一次這般猛烈。
  掃黃於東莞而言,絕非搞幾次行動那麼簡單,也不是取締一些色情場所就能結束的。東莞的色情毒瘤,幾乎已滲透到城市的每個角落、每個行當,甚至已形成一條“黃色產業鏈”。要斬斷“黃色鏈條”,還必須面對如何妥善安置他們、如何幫助他們走上正軌的更大難題。
  “黃色鏈條”·酒店業主
  租給別人搞色情 自己通風報信
  提起東莞厚街鎮,當地人第一印象是“酒店最多,小姐最多”。2月9日的新一輪掃黃風暴,涉及厚街多家高級酒店。
  儘管厚街的外來加工工業興盛,但沒有一個當地人會否認,支撐這麼多酒店生存下去的根本,就是色情業。朱峰(化名)跟兩個親友合資在厚街鎮的康樂南路開了一家5層樓的小酒店。酒店的四層、五層都承包給了一家提供色情服務的會所。包括此次被央視曝光的喜來登酒店在內,東莞絕大多數酒店內的色情場所,經營方與酒店方並不相同。不過每次掃黃開始,酒店的業主們也會紛紛通過自己的關係打探消息,通風報信。因為如果會所沒了生意,酒店也很難做下去。
  按朱峰的說法,如果單靠住宿賺錢,他根本就不可能收回成本。“四星、五星的酒店才兩三百元一晚,我們這樣的酒店只能靠低價吸客。即便如此,入住率也很差。”
  類似朱峰這樣的酒店業主,在厚街鎮仍有很多。整個東莞的四星、五星酒店數量,在全國僅次於上海、北京。諸多從業者心知肚明的一點是,酒店的利潤來源絕對不能只靠住宿費,房間過剩,同業競爭激烈,得以維繫的根本就是色情業。這一點,在厚街鎮康樂路一帶的體現最為明顯,酒店的密集程度遠遠超出了正常需求。而在掃黃風暴之前,每天晚上的五六點鐘,到各家酒店準時上班的“小姐”人流相當壯觀。
  “黃色鏈條”·“桑拿部長”
  給送客人來的的哥“返點”
  自2月9日的掃黃風暴開始以來,東莞全城的地下色情業基本全員“放假”,類似小偉(化名)這樣的“桑拿部長”,也迎來一段難得的清閑時光。小偉在厚街鎮一家四星級酒店的桑拿部上班,混了幾年,當初的“小馬仔”也撈到個“部長”當。“部長”的工作,主要就是負責給客人們介紹色情服務的項目和報價,以及在遇到外來騷擾、內部糾紛時出面協調。小偉每個月的工資只有4000元,但加上提成、小費等,他每個月都有上萬元的收入。用小偉的話說,他們這一行近兩年來風聲都很緊,不是熟人介紹的客人不接,報不出手機號碼的客人即便到了門口,也根本進不了門。
  除了老顧客,一些出租車司機也會幫他拉客,但僅限於風聲不緊時,還得是“聰明”的司機帶來的才會接客。司機每介紹一個客人,小偉會在他的積點卡上敲一個章,積滿6次,他可以持卡來桑拿免費玩一次。這種變相的抽成,也能增加不少生意,因為東莞的色情業同業競爭激烈,各家只能八仙過海想法兒拉客。
  對於目前的“放假”會持續多久,小偉表示他也不敢確定,只能從他“有後臺”的老闆那裡打探些風聲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,這一次掃黃比以往都要更猛、更嚴。
  “黃色鏈條”·“媽咪”
  幻想“這陣風總會過去”
  1999年,阿紅(化名)從老家來到東莞。一年後,在一個同鄉姐妹的介紹下,頗有姿色的阿紅辭去了工廠的工作,開始在夜總會上班。
  如今阿紅已經在東莞生活了十多年,手下帶著20多個小妹,竟然還當起“媽咪”。阿紅老家所在的那個村,如今共有6個女孩跟著她在東莞的夜總會“打拼”。
  從當初的“小姐”混成如今的“媽咪”,阿紅得益於她手裡有很多相熟的老客戶,有了客源就能保證足夠多的訂房,跟著她的“小姐”才有飯吃。
  拋開要支付給營業場所的進場費、提成,阿紅手下的“小姐”們一個月基本收入都會過萬元。當然,如果她們願意跟客人出去過夜,收入更多。阿紅說,以東莞此次掃黃查處的喜來登酒店為例,其中桑拿部的“小姐”不少人月收入都在5萬元以上。
  在東莞十餘年,阿紅不是第一次經歷掃黃了。就在2012年,東莞的一次大規模掃黃行動,讓阿紅的不少同行都轉戰外地,其中很多人都前往惠州重操舊業。但阿紅並不願意離開東莞,因為她的客源都在這裡,換了城市她不可能接到那麼多生意。對於這一輪的掃黃,阿紅說她現在暫時給手下的小妹們放假,讓她們自己玩一段時間,等風頭過了再看情況開工。她的感覺是,“這陣風還是會過去的”。
  “黃色鏈條”·“大客戶”
  談生意離不開“莞式服務”
  在東莞生活了5年的王磊(化名),做鞋廠的訂單生意,現在生意也越做越大,從外面拿到單子,再在厚街找合適的、具備資質的鞋廠生產。
  對於東莞發達的色情業,王磊並不陌生,他坦言自己出去談生意,去的最多的就是高級酒店的桑拿房。“這裡的風氣、習慣就是這樣,你不這樣,就會少很多單子。”
  王磊的手機里,存了許多桑拿中心“媽咪”、“部長”的電話,還有專門的“桑拿群”,給他這樣的大客戶不時提供最新信息。只是這一周,那個“桑拿群”一下子變得安靜了。
  王磊說,他在東莞的業餘生活,根本就繞不開色情業這個話題。“跟客戶吃完飯、喝點酒,就有人會提出要去‘活動’一下。說白了就是去嫖娼。”央視曝光東莞色情業猖獗的那天,王磊正在家看電視,一位跟他很熟還經常一起吃飯的“媽咪”赫然出現在電視新聞畫面里,這讓王磊驚得躲到陽臺上給朋友們打電話一一告知。喜來登是王磊常去的酒店,酒店的桑拿部就位於主樓旁邊的輔樓內,入口要從地下車庫過去,極為隱蔽。此前這裡的桑拿生意一向被認為是東莞的“標桿”。這次被央視曝光後,喜來登的酒店仍照常營業,但桑拿部徹底關停。
  王磊認為,“掃黃這個事兒,從長遠看肯定是好的,但是這個陣痛東莞能不能吃得消,還很難說。”
  (原標題:圖文:揭秘東莞色情毒瘤的“黃色鏈條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l34jlgmvv 的頭像
jl34jlgmvv

思捷環球

jl34jlgmv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